That's Okay.You're always right.

不想为了一个脑洞写全文系列。



韩信被赵云灌得稀里糊涂,一抹孤魂似的荡进宿舍区,手里抓着刚才撞翻了一个小摊飞跑前顺走的电喇叭。

他站在男宿舍楼底下,一如既往仰着脖子望那扇子窗,灯还点着。

酒精叫他腿上打着蹒跚,好不容易站稳身子,他似乎深深吸了口气,一扬他那头高束起来的马血红长发,给喇叭端在嘴边,掰开开关:

“收旧电视,旧手机,回收废旧冰箱,废旧电脑…——”

韩信刚要张嘴又给堵回去,愤愤关上了回放键,扣着扩音钮,对着那层楼,闷好了一口气就皱着眉喊:
“508,508室刘邦!”

刚刚那一声尖锐的收废品叫半个宿舍楼的人都开了窗子瞧这是哪个极品,被提了名的刘邦也被室友推搡着挤在窗前伸脖子瞅。

刚结了个大考,刘邦正准备拾掇...

+

不知道咋玩儿lof,赌输的半鹿人x狩猎者。
大概是billdip,喂喂自己喂喂妹妹。
什么Part Chapter 我不知道。
或许是1.

    Dipper Pines拉开满弓,箭矢撕裂空气刺入不知道哪个歪扭的老榕树,腾一声响,鸟雀悉数轰然叽喳跃去。
    森林一如往日的深邃,这嘈杂鸟鸣不过为他擂起战鼓。夹携初秋新结浆果香的穿林风扬起他的发帘,深色七星胎记隐于其后,朦胧中显出。他拧起眉,浓墨涂抹的迷彩显得他视线刃般凌厉,扯住了缰绳一个回身,胯下马驹嘶鸣。他沉心等候翅翼与风的舞蹈停止,他的殖民地终归寂静。一草一木伏低身子敬畏着这来者,他...

+

© 行不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