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t's Okay.You're always right.

不知道咋玩儿lof,赌输的半鹿人x狩猎者。
大概是billdip,喂喂自己喂喂妹妹。
什么Part Chapter 我不知道。
或许是1.


    Dipper Pines拉开满弓,箭矢撕裂空气刺入不知道哪个歪扭的老榕树,腾一声响,鸟雀悉数轰然叽喳跃去。
    森林一如往日的深邃,这嘈杂鸟鸣不过为他擂起战鼓。夹携初秋新结浆果香的穿林风扬起他的发帘,深色七星胎记隐于其后,朦胧中显出。他拧起眉,浓墨涂抹的迷彩显得他视线刃般凌厉,扯住了缰绳一个回身,胯下马驹嘶鸣。他沉心等候翅翼与风的舞蹈停止,他的殖民地终归寂静。一草一木伏低身子敬畏着这来者,他下颌微扬。
    枝桠叶芽摇头晃脑地遮掩清晨熹微日光,互相拥抱低吟哀歌,沙沙,沙沙。
    须臾,四蹄动物的奔跑声撼击着这块土地,势如闪电,只留一抹锐利金色给这高傲的狩猎者。Dipper眉尾上挑,手臂高高抬起捏紧背筒中的箭翎,孔雀尾羽传说的那样柔顺。森林为他屏息。良驹喉间低喘,蹄铁不住地在这黑土地上踩踏。Dipper沉下腰,蹄铁踏动骤停,刹那间凝滞浮动的土粒尘屑。
    “诧!”
    一声喝令,狩猎者和他的马冲破燥热起来的林子,这弓箭的力道蛮横,鞺鞺鞳鞳马驹的疾驰也霸道,Dipper一个甩手马鞭破空抽挞黑色良驹的马屁股,勇士仰起脖颈嘶叫蹄下速度更甚,猎者直起上身,瞄住了那渐慢下来的金色手上动作毫无迟疑地补了几箭,烈风因他的侵略伤痕累累。
    亮眼的色彩消失在他的视野,心跳重金属摇滚似的在他胸腔中咚咚咚咚。Dipper缓缓拉住缰绳放慢铁蹄步伐,头次产生了对自己视力的怀疑。——那可能是头鹿,脖子很长的鹿,而且是金色的,在太阳地下会像黢黑夜里的灯塔那样闪人眼睛,会像大地主床缝里涂满他粗粗指头上粘腻油脂的英国金币那样闪人眼睛,会像什么小人书里阿啥巴巴发现的稀世珍宝那样闪人眼睛。
    总的来说,是的,那十分耀眼。
    可要是搁在一头鹿身上——?噢老天,希望这头鹿不要刚从金水池子里跳出来,皮毛内脏涂灌满金子。虽然如果这头小金鹿被他带回家他的胞姐会开心到这一整天紧紧拥抱住他到他呼吸不畅。可那东西终究只是头鹿,午晚饭和大衣。
    他Dipper宁愿一辈子得不到所谓的荣华富贵也不愿意今晚没饭吃,这是Pines家族的信条。
    Dipper反手从衣襟里头摸出已经焐得发烫的小刀握在手心,一个翻身从他的好战友身上跳下,节奏性拍打它的脸颊脖颈,完成一个猎者们战后小庆,然后把牵它的绳子系在附近的树桩上,亲吻它的鼻子。随后他拨开遮覆去路的灌木丛,噼啪噼啪踩裂地上成堆的枯树枝。路有点远,他以步数为计。这超出了他的预料,征服者与生俱来的敏锐知觉嗅到一丝威胁,他停住了脚步。

潦草且渣,也许会TBC.

评论(4)
热度(20)

© 行不行 | Powered by LOFTER